少年不爱摘星星

K莫/还请大哥罩着小弟我!/中1

啊…终于熬到周末了…开心
上 正 文
————————————————————
  KO没有回答,一路沉默。
  郝眉有点尴尬,干咳了一声“其…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
  KO:“……”
  KO还是不说话,甚至看都不看郝眉一眼。
  郝眉:“内啥…大哥您不累吗…”
  KO:“……”

  郝眉os:哇靠!这人也太闷骚了吧!

  仅仅一百多米的路程,郝眉却觉得十分漫长,特别是每当他提出要自己走时男人更加用力收紧的手臂让他有种想遁地逃跑的窘迫感。
  回到车上,郝眉终于得以解脱。他不太敢直视男人的眼睛,便扭头看向窗外。他看见刚才叫男人老大的几个男的正领着一队垂着头衣衫不整的男女从门口出来。
  郝眉有些诧异地望向KO,手指了指窗外“诶?你们这是…”
  “救你,顺便扫个黄。”
  郝眉惊得倒吸一口气
  “警察?!!”
  “嗯。”
  “哎卧槽卧槽我说你们怎么这么牛逼呢原来是警察啊我刚还以为你是黑社会老大呢吓死我了哥啊!”
 
  郝眉从小就非常仰慕那种叱咤风云的警察大队长,如今有幸碰上一个,心里更是开心得不得了。郝某人似乎忘记了先前的窘迫和尴尬,盯着KO的星星眼忽闪忽闪地眨巴着。
  KO看着眼前一脸兴奋和孩子气的男孩,竟有些动容
  “果然,没变。”

  回到局里,KO有事要处理,便让郝眉待着等他回来。
  然后郝眉就一个人傻愣愣地坐了在椅子上无聊。两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一脸好奇,其中一个还递来一杯热水,郝眉注意到这人生了一双像小狐狸一样极好看的眼睛。
  “小弟弟,几岁了呀~”
  “二…二十四…”
  “靠!跟我同岁啊,还以为你是高中生呢!”
 
  郝眉os:长得年轻怪我咯´_>`

  另一个小伙子在一旁看了半天,最后长叹一口气
  “唉…同岁不同命啊…老大都没这么关心过我…”
  “你可拉倒吧,猴子,就你这样的老大肯带你你就知足吧。”
  “嘿我说于半珊,你这一天不损我心里难受是不是,有种单挑!”
  “来啊谁怕谁!老子当年可是格斗冠军!”
  “切,就你?格斗冠军不照样是个白银?打不死你我就不姓候!”
  “你本来就不姓候!”
  ……
  郝眉本来以为他俩要打架,还想着要不要劝一劝,结果越听越不对,最后索性瘫倒在椅子上乖乖等人,顺便看着眼前两个家伙抓着手机决斗。

  等待…还是漫长的等待…
  四周嘈杂依旧,两个男生也依旧在嚷嚷。郝眉盯着滴滴答答的时钟,眼皮一点一点往下垂…
  不知过了多久,郝眉再次被脸上的触觉叫醒。这一次不再是刺痛,而是一种冰冰的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他揉了揉眼,发现四周已经安静了,打游戏的两个人也不见了。再一扭头,身边坐了个人。
  “嗯…是你啊…忙完了?”
  那人神情不变,只是多了几分疲惫。他拿着个冰袋,极轻柔地贴在郝眉受伤的脸上,见郝眉醒来,手也没放下,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家。”
  郝眉的目光瞬间暗淡下来,他拢了拢身上那人盖上去的外套,一张挂了彩的小脸委屈兮兮
  “我第一次做生意被骗了,钱都没了,房子也被抵押了…没地方住…本来打算回老家的…结果半路上被绑了…”
  男人静默了一会儿,半晌,他站起身来,把冰袋塞进郝眉手里
  “走吧。”
  “嗯?去哪儿?”
  “我家。”

  郝眉坐在副驾上,看着窗外晃过的路灯,树和人。浅黄的灯光映在他脸上,他突然感到很累。没想到啊,当初自信满满地向父亲保证自己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并表示不需要家里的资助,他要白手起家,然后向父亲证明自己早已长大,不再是昔日那个只会玩闹的小男孩了。
  只是现在…

  郝眉脑袋一垂,鼻尖蹭到了男人的黑色外套上,他轻轻嗅着衣服上的气息,竟有些熟悉,而且安心
  “还好…遇到个好人…”

  KO余光一瞥,发现郝眉的脸正埋在他的外套里。重新直视前方,眼底一片苦涩。
  “也好,暂时忘了我…也好。”

  车内因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而格外寂静。郝眉突然想到了一个现在才问会很尴尬的问题
  “内个…大哥你叫啥…”
  KO唇角勾了勾
  “KO。”
  郝眉os:果然牛逼的人连名字都很牛逼…诶?刚才…他是笑了么?

  到了家,KO让郝眉先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房间里找药箱。
  KO的家色调比较单一,多是冷色调,总的来说就是俗称的…性冷淡风。
  郝眉环顾了下四周,然后再次瘫倒。他这人比较自来熟,更何况这个大哥虽然冷淡,但是老给他一种亲切感,他便肆无忌惮地聊开了
  “KO,你家好大啊…”
  “嗯。”
  “你平时一个人住不觉得害怕吗?”
  “不会。”
  KO提着药箱走过来,拿出瓶药膏低头查看,郝眉乖乖坐了起来,嘴里却还不停地说着
  “嗯…老感觉这房子我在哪见过…(小声)”
  KO手一顿,但很快便恢复过来

  “KO,你的随从…呸,你的下属是那个于半珊和丘永侯吧?”
  “嗯。”
  “我听他们说了你好多以前的事…”
  “……(你们两个完了)”
  “他们说…嘶——”
  KO用手轻轻将药膏涂抹在郝眉脸上,尽管动作很轻,郝眉还是痛得一激灵。
  “为什么总喊我大哥。”
  郝眉已经适应了疼痛,反而觉得KO略有些粗糙的手让他的伤处很是舒服,他眯起眼笑了笑
  “因为你像个老大啊,那么威武厉害…”
  KO轻笑
  “于半珊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嗯…”郝眉支吾了半天,想了想还是说了
 
  “他们说你把好多人的手给打折了。”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一脚把人脑袋给踢掉了…”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可以空手接白刃!”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用大砍刀劈死过人!”
  “我从来不用大砍刀。”
  “他们说你徒手把黑社会头头给戳瞎了!”
  “我就是黑社会头头。”

  郝眉猛的睁开眼“?????你不是警察吗?!”

  “黑社会只是曾经。”
  “哦…”郝眉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
  他拍着胸口,顺便把那句“大骗砸”给咽了回去。

  “现在”KO欺身过去,瞳孔漆黑幽暗

  “我是你老大。”

  郝眉看着近如咫尺的那张俊脸,脸红到了耳根。

  他…他想干嘛…

  KO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眼中的炽热足以在郝眉脸上烧出洞来。他的气息掠过郝眉的双唇,热热的。郝眉一惊,却也只是呆呆地一动不动。
  KO抬手,将郝眉脸颊上的污垢抹去,然后直起身开始收拾药品。
  郝眉早已像傻了一样愣着不动,他抬起头,盯着KO,一句话脱口而出

  “以后还请大哥罩着小弟我!”
———————————————————
有史以来写得最多字的一篇
贼有成就感啊……
还请KO大佬多罩着小弟我!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