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爱摘星星

想问问小可爱们,这图的出处是哪里啊ຈل͜ຈ✧

K莫/还请大哥罩着小弟我!/中1

啊…终于熬到周末了…开心
上 正 文
————————————————————
  KO没有回答,一路沉默。
  郝眉有点尴尬,干咳了一声“其…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
  KO:“……”
  KO还是不说话,甚至看都不看郝眉一眼。
  郝眉:“内啥…大哥您不累吗…”
  KO:“……”

  郝眉os:哇靠!这人也太闷骚了吧!

  仅仅一百多米的路程,郝眉却觉得十分漫长,特别是每当他提出要自己走时男人更加用力收紧的手臂让他有种想遁地逃跑的窘迫感。
  回到车上,郝眉终于得以解脱。他不太敢直视男人的眼睛,便扭头看向窗外。他看见刚才叫男人老大的几个男的正领着一队垂着头衣衫不整的男女从门口出来。
  郝眉有些诧异地望向KO,手指了指窗外“诶?你们这是…”
  “救你,顺便扫个黄。”
  郝眉惊得倒吸一口气
  “警察?!!”
  “嗯。”
  “哎卧槽卧槽我说你们怎么这么牛逼呢原来是警察啊我刚还以为你是黑社会老大呢吓死我了哥啊!”
 
  郝眉从小就非常仰慕那种叱咤风云的警察大队长,如今有幸碰上一个,心里更是开心得不得了。郝某人似乎忘记了先前的窘迫和尴尬,盯着KO的星星眼忽闪忽闪地眨巴着。
  KO看着眼前一脸兴奋和孩子气的男孩,竟有些动容
  “果然,没变。”

  回到局里,KO有事要处理,便让郝眉待着等他回来。
  然后郝眉就一个人傻愣愣地坐了在椅子上无聊。两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一脸好奇,其中一个还递来一杯热水,郝眉注意到这人生了一双像小狐狸一样极好看的眼睛。
  “小弟弟,几岁了呀~”
  “二…二十四…”
  “靠!跟我同岁啊,还以为你是高中生呢!”
 
  郝眉os:长得年轻怪我咯´_>`

  另一个小伙子在一旁看了半天,最后长叹一口气
  “唉…同岁不同命啊…老大都没这么关心过我…”
  “你可拉倒吧,猴子,就你这样的老大肯带你你就知足吧。”
  “嘿我说于半珊,你这一天不损我心里难受是不是,有种单挑!”
  “来啊谁怕谁!老子当年可是格斗冠军!”
  “切,就你?格斗冠军不照样是个白银?打不死你我就不姓候!”
  “你本来就不姓候!”
  ……
  郝眉本来以为他俩要打架,还想着要不要劝一劝,结果越听越不对,最后索性瘫倒在椅子上乖乖等人,顺便看着眼前两个家伙抓着手机决斗。

  等待…还是漫长的等待…
  四周嘈杂依旧,两个男生也依旧在嚷嚷。郝眉盯着滴滴答答的时钟,眼皮一点一点往下垂…
  不知过了多久,郝眉再次被脸上的触觉叫醒。这一次不再是刺痛,而是一种冰冰的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他揉了揉眼,发现四周已经安静了,打游戏的两个人也不见了。再一扭头,身边坐了个人。
  “嗯…是你啊…忙完了?”
  那人神情不变,只是多了几分疲惫。他拿着个冰袋,极轻柔地贴在郝眉受伤的脸上,见郝眉醒来,手也没放下,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家。”
  郝眉的目光瞬间暗淡下来,他拢了拢身上那人盖上去的外套,一张挂了彩的小脸委屈兮兮
  “我第一次做生意被骗了,钱都没了,房子也被抵押了…没地方住…本来打算回老家的…结果半路上被绑了…”
  男人静默了一会儿,半晌,他站起身来,把冰袋塞进郝眉手里
  “走吧。”
  “嗯?去哪儿?”
  “我家。”

  郝眉坐在副驾上,看着窗外晃过的路灯,树和人。浅黄的灯光映在他脸上,他突然感到很累。没想到啊,当初自信满满地向父亲保证自己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并表示不需要家里的资助,他要白手起家,然后向父亲证明自己早已长大,不再是昔日那个只会玩闹的小男孩了。
  只是现在…

  郝眉脑袋一垂,鼻尖蹭到了男人的黑色外套上,他轻轻嗅着衣服上的气息,竟有些熟悉,而且安心
  “还好…遇到个好人…”

  KO余光一瞥,发现郝眉的脸正埋在他的外套里。重新直视前方,眼底一片苦涩。
  “也好,暂时忘了我…也好。”

  车内因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而格外寂静。郝眉突然想到了一个现在才问会很尴尬的问题
  “内个…大哥你叫啥…”
  KO唇角勾了勾
  “KO。”
  郝眉os:果然牛逼的人连名字都很牛逼…诶?刚才…他是笑了么?

  到了家,KO让郝眉先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房间里找药箱。
  KO的家色调比较单一,多是冷色调,总的来说就是俗称的…性冷淡风。
  郝眉环顾了下四周,然后再次瘫倒。他这人比较自来熟,更何况这个大哥虽然冷淡,但是老给他一种亲切感,他便肆无忌惮地聊开了
  “KO,你家好大啊…”
  “嗯。”
  “你平时一个人住不觉得害怕吗?”
  “不会。”
  KO提着药箱走过来,拿出瓶药膏低头查看,郝眉乖乖坐了起来,嘴里却还不停地说着
  “嗯…老感觉这房子我在哪见过…(小声)”
  KO手一顿,但很快便恢复过来

  “KO,你的随从…呸,你的下属是那个于半珊和丘永侯吧?”
  “嗯。”
  “我听他们说了你好多以前的事…”
  “……(你们两个完了)”
  “他们说…嘶——”
  KO用手轻轻将药膏涂抹在郝眉脸上,尽管动作很轻,郝眉还是痛得一激灵。
  “为什么总喊我大哥。”
  郝眉已经适应了疼痛,反而觉得KO略有些粗糙的手让他的伤处很是舒服,他眯起眼笑了笑
  “因为你像个老大啊,那么威武厉害…”
  KO轻笑
  “于半珊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嗯…”郝眉支吾了半天,想了想还是说了
 
  “他们说你把好多人的手给打折了。”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一脚把人脑袋给踢掉了…”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可以空手接白刃!”
  “我下属瞎编的。”
  “他们说你用大砍刀劈死过人!”
  “我从来不用大砍刀。”
  “他们说你徒手把黑社会头头给戳瞎了!”
  “我就是黑社会头头。”

  郝眉猛的睁开眼“?????你不是警察吗?!”

  “黑社会只是曾经。”
  “哦…”郝眉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
  他拍着胸口,顺便把那句“大骗砸”给咽了回去。

  “现在”KO欺身过去,瞳孔漆黑幽暗

  “我是你老大。”

  郝眉看着近如咫尺的那张俊脸,脸红到了耳根。

  他…他想干嘛…

  KO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眼中的炽热足以在郝眉脸上烧出洞来。他的气息掠过郝眉的双唇,热热的。郝眉一惊,却也只是呆呆地一动不动。
  KO抬手,将郝眉脸颊上的污垢抹去,然后直起身开始收拾药品。
  郝眉早已像傻了一样愣着不动,他抬起头,盯着KO,一句话脱口而出

  “以后还请大哥罩着小弟我!”
———————————————————
有史以来写得最多字的一篇
贼有成就感啊……
还请KO大佬多罩着小弟我!

K莫/还请大哥罩着小弟我!/上

啥也不说了,
上 正 文
————————————————————
  郝眉是被一耳光扇醒的。
  沉睡中的郝眉被脸颊上的刺痛惊醒,他睁眼,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而身旁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他被绑着,并被塞在角落里。
  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淫靡气息,眼前几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做着些不堪入目的事。
  “嘶——”郝眉的伤口疼,眼睛更痛。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是因为做生意赔了钱昨天被绑进来的…
  正想着,不远处的某对男女正在达到高潮,女人“嗯嗯啊啊”的声音愈加尖锐响亮,随着男人喘息声的不断加重,女人尖叫一声,便软在沙发上不断颤抖。男人朝那女人啐了一口“骚货”阴森的双眼却转到了角落的郝眉身上。
  郝眉看着那肥头大耳浑身油腻的家伙正朝自己走来,他赶紧闭上眼将脸别开。没过一会儿,他就感到有只手把他的脸强行扳了回来
  “哟呵,你们这店里还有男的呢?不错啊细皮嫩肉的…”
  “哼。您喜欢就拿去,省得这家伙占地方。”老女人居高临下地瞪了郝眉一眼走出了门。
  郝眉被反手绑着浑身不自在,死死地瞪着那人
  “放手!”
  “小子,我把你放了,你跟我搞一次,如何?”
  胖子另一只手随即在郝眉身上乱摸。郝眉感到一阵恶心,冷笑一声
  “真他妈污染老子眼睛。”
 
  那胖子像是听不到一样,动作粗暴地扒郝眉衣服,他盯着郝眉露出的精致的锁骨,双眼放光,喘着粗气,手上动作却不停。
  “啧啧小奶狗~要听话~”
  “妈的给老子放开!!恶心死了你这个死胖子!!”
  这话将胖子激怒了,反手一耳光扇在郝眉高肿的左脸上,郝眉只感觉耳边嗡的一声,便脑袋一歪失去知觉。
  “哼。还是条会咬人的奶狗。”

  胖子高兴了,想着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想想自己从没上过男人,这回还遇到这么个极品。在新鲜感和欲望的双重刺激下,胖子仿佛失去了理智。
  突然,一个瘦小的男人窜到胖子身边,神色紧张地说
  “老板,KO来了!”
  “啊?!”
  胖子脸上的淫笑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之色
  “K...KO?他来干什么!”
  “听说是有人绑了他的人,来找人来了!!”
  胖子低头看了看郝眉和他身上的绳结,突然后退蹿得老高
  “走走走走赶紧走!!”
  胖子抓起衣服就和瘦子跑了,跑到门口还很不舍地看了一眼郝眉
  “嘴边的嫩肉没了…唉”

  另一边,戴着墨镜的黑衣男子从车上下来,身形修长,留着寸头,气场强大,锋利的轮廓如冰山般气势凌人。他面无表情,对着手机对面的人说
  “你们不用跟来了,我自己去。”
(bgm:叱咤风云 我任意闯万众仰望…《乱世巨星》)

  KO一路走进去,就一路有仓皇逃出来的人。
  郝眉在一片嘈杂中醒来,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几对男女不见了,只留下一地狼藉。门外不断有人跑过的声音,郝眉还听到些断断续续的话,比如“快跑”“KO来了”“啊啊啊”“卧槽”“KO大佬要杀人了?!”之类的话。
  郝眉:“KO?不认识…哎哎你们走就走能不能先把我放了啊喂!”

  “哐” 门被踢开了,郝眉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看着进来的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取下墨镜,直勾勾地盯着郝眉,然后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郝眉os:不是吧…又来一个…虽然说比刚才那个好看太多…但我也是个正经大老爷们儿啊!!我不是鸭子!!!
 
  “哐” 门又被踢开了,(门:mmp)进来两三个男的。
  郝眉os:卧槽???

  KO皱了皱眉“不是让你们别来了吗?”
  “老大,外面热,里头有空调。”
  “......把他绳子解开。”
  “诶好!”
 
  郝眉一脸懵逼,直到身上的绳子全被解开,还被叫KO的男人一把抱起时才清醒
  “大...大哥...您这是...”
  “郝眉,要不要去医院?”

  郝眉:?????
  “你你你认识我??”
——————————————————未完
下一篇会写KO的身份
忍着要上学的悲痛码了这篇文
小可爱们凑合着看吧…

K莫/一个意外导致的意外中的意外的意外/完结

『意外』系列完结篇
————————————————————
  晚会的前几天无疑是忙碌的。
  此时,台上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正急得团团转,就因为一个重要节目的演唱学生中午吃了不知道出自哪里的糖醋排骨,结果现在拉肚子拉到虚脱。
  小姑娘眉头一皱,一眼就看中了躲在吃瓜群众里的郝眉同学。
  郝眉同学不忍拒绝眼前可怜兮兮的妹子,便背上吉他,上战场。

『让我们的镜头转一下』
  公司里,缺心眼儿的老板也正急得团团转,原因就是ko发的那条疑似表白微博。原本想靠“”女装大佬”这个话题将其热度盖过去,谁知反而又将表白微博推上了风口浪尖。后来,老板干脆放手一搏,再次制造新话题,从而让热度再飞一个高度,顺便宣传ko的新作。
  此时,罪魁祸首正悠闲地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助理:“ko哥..”
  ko:“......”
  助理:“哥...你就去吧,怎么说也是省重点高中啊!况且是老板亲自吩咐的啊!”
  ko:“不去。”
  助理:“(使出杀手锏,亮出手机)你看,仔细看看,这小男生衣服上的校徽”
  ko:“(终于抬头)是他?”
  助理:“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ko:“......(抓起包就走)”
  助理:“诶诶诶哥!我还没跟你说你要去干什么呢!诶!”

『镜头再转』
  因为事出突然,台下的观众们并不知道换了演唱歌手。
  即将表演歌唱节目,舞台上一片漆黑。观众们早已抖着腿等到不耐烦,只盼着啥时候看完大明星就回家睡觉。
  这时,舞台上一束追光灯忽地亮起,光洒落在舞台中央的人身上。嘈杂的观众席瞬间安静下来。
  白衣牛仔裤的清爽男孩坐在高脚木凳上,抱着一把木吉他,微微低头垂着眼,刘海软软地趴在额前,光落在他的睫毛上,宁静又迷人。
  男孩指尖拨动琴弦,抬起头,唱了起来。
  一旁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映出郝眉的脸。
  他唱着南山南,略显稚嫩却夹杂着丝丝沙哑的声音,来自于一个内心沉稳的少年的惆怅。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他轻声哼着,声音有些颤抖。
  他很紧张,因为他知道,他最想见的人此刻一定站在某个不远的地方正看着他。

  那个人,此时站在舞台一边的黑暗处。
  他目不转睛,眼里只有一人。许久,竟看得有些痴了......

  一曲毕,台下掌声雷动。郝眉微笑着抚平了还在颤动的琴弦,起身朝台下鞠了一躬。
  正准备下台,一阵歌声伴随着音乐的第一个节拍响起,郝眉转过身,随即便愣住了。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抹去雨水双眼无故地仰望......”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缓缓走来,眼睛一寸不离地看着郝眉,硬朗的轮廓在追光下柔和了许多。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地说声......”

  这个平日里待在屏幕里冷冰冰的男人,此时竟是眼中含笑,仿若春风拂过,冰山消融。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 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世界不再喧嚣,
  一切像是安静了。

  只剩下两束不断靠近追光,
  浮动的尘埃,

  以及,两个微笑着对视的“陌生人”
 
  陌上花开,一眼便是一生。
————————————————————
头一次写K莫的甜文,(嗯...应该说是头一次写甜文...)
还是有很多的不足。
但因为是k莫,因为是他们,所以我还是很乐在其中的呀~
以后有机会还是会再接再厉的~
小可爱们,江湖再见!

啊...太喜欢这张图了...做成了壁纸,一本满足‪( ⸝⸝⸝•_•⸝⸝⸝ )‬

K莫/一个意外导致的意外中的意外的意外/后续1

是的,这是『意外』系列的后续..1
果然我还是喜欢这种甜甜的小故事啊~
————————————————————

  郝眉同学一觉醒来发现手边一空,叫唤了几声发现狗也没了。
  床边的地上除了几把狗毛就还是狗毛。
  郝眉迷迷糊糊地走到客厅。沙发上躺着一个老爹正在打呼。

  郝眉:“老爸,借我手机..”
  郝爹:“zzzzzzz”
  郝眉:“谢谢老爸..”

  郝眉同学揉着眼睛,顺手点开了微博。

  “这是什么..嗯..粉丝..3...30000?!”

  然后看了看热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眉哥我的人生巅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笑声成功将郝爹吵醒并挨了一记手刀的郝眉傻傻地站在了原地,抿着唇,笑意却掩不住地出现在翘起的嘴角上。

  少年的眼中星星点点地闪着光,白皙的脸上有一抹淡红。

  小桃花妈妈这回真的眷顾了郝眉,在上学的路上不断有小女生认出了他,并一脸花痴地要求合影。甚至还有小男生不停地回头看他。
  一进班,丘永候和几个哥们儿就扑了上去。

  “哎哟眉哥啊~早啊~”
  “哈哈气色不错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咱眉哥这脸水嫩的!”
  “滚,劳资纯爷们儿!什么水嫩不水嫩的!你们几个阴阳怪气地演小品呢?”
  丘永侯嘿嘿一笑
  “眉哥~告诉你个事儿呗~”
  “说”
  “有啥好处不?比如请我吃个炸酱面什么的..”
  “...跟你聊天简直在浪费我的巴啦啦能量..”
  “..咱学校这回可厉害了!下周的晚会,你猜请谁来了?你家大明星ko啊!”

  郝眉呆了。
  愣了足足半分钟。
  “ko”两个字(母)一瞬间在郝眉的脑子里飞过来飞过去。

  “我这是...能见到他了吗..?嘿嘿...”

  郝眉笑得双肩一抖一抖的,眉眼弯弯,眼中止不住的笑意,心里扑通扑通的,像是有什么甜甜的东西溢了出来。

  这是一个神奇的早上,
  因为有一个男孩,
  他的小春心,
  荡漾了两次。

画外音:
  于老师:“瞎嚷嚷什么呢?要上课了知不知道!”
  于老师:“郝眉?还站这儿傻笑什么呢?”
  丘永侯:“老于,别这么凶,今天咱班有喜事啊!”
  于老师:“??”(顺手推了郝眉一把)
  郝眉:“老于...我的春天...终于到了...”

  年轻的于老师受到一万点暴击。
————————————————未完待续
突然想到再这么下去这文可能会无休止地更下去哈哈哈(才不要)
这篇ko没出镜(其实是我忘了),下次一定满满地补回来
 
 

K莫/一个意外导致的意外中的意外的意外/前传

这是小前传

大明星koX高中生郝眉
————————————————————
  话说在一个宁静的清晨,鸟儿飞来飞去高兴地唱着歌儿,一根树枝在风中摇曳着,指向窗内正安详地躺在床上熟睡的郝眉同学...(小学作文)
  就是这样一个早上,郝眉觉得自己简直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郝眉醒来,拿出手机,点开微博。

1『史上最帅小迷弟耿直告白ko[热]』

 “嗯...??谁?!哪个蠢货比我抢先了一步?!!”郝眉揉着眼睛愤怒地点了进去。
  “哼!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臭不要脸的”

 这是一个采访,一个学生装扮的清秀小伙正被麦克风怼着问问题。

  “尼玛这不是我吗..”

 郝眉前几天走在街上,突然被一个年轻女孩子拦住说是要采访。

 “想请您接受一下我们的采访...”
  “身为祖国的花朵,我还要找对象的,不接受不接受..”
  “额..是关于明星ko......”
  “说吧问什么。”

  “...请问你对ko有什么看法?”

 “唱歌超好听!声音里有故事,有时候听他唱歌我还能听哭!”

  “你觉得他帅吗?”

 “没留意。”

  “......”

 “主要是我喜欢的是他的声音和歌,他就算是个丑八怪我也喜欢他。”

 “(麦克风怼得更近了)最近有网友对于ko太过高冷有争议,还有不少跟风黑的,你怎么看?”

  “(鼓起腮帮子,奶凶奶凶地瞪着镜头)告诉你们不要搞事情!不要乱搞事情!!谁要黑ko先问问你眉哥同不同意!!”

  热搜持续了一整天,直到次日凌晨才被另一条[爆]顶了下去。

1『ko更博[爆]』
2『史上最帅小迷弟耿直告白ko[热]』

 ko这天赶完行程后已是凌晨,点开微博正打算例行公事转发一条广告,却一不小心点进了热搜第一。
  ko早已困得不行,却硬是看完了整个视频,他盯着视频中阳光帅气的“史上最帅小迷弟”,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眼神从未如此温柔过。
 他看见评论里有人扒出了小迷弟的微博id:莫扎他
 他退出去,想了想,最后只在微博中写了一句话,然后,上了热搜第一。

  [嗯。奶猫护主。@莫扎他]

 微博瞬间炸了...炸了...

 而两位当事人......

 大明星ko:带着微笑进入梦乡。

   郝眉同学:手机被家里的狗半夜叼进河里了至今仍不知情......

 于是就有了后面ko被迫穿女装而郝眉彻底弯成回形针的传奇故事。
————————————————————

 

K莫/一个意外导致的意外中的意外的意外/甜短

大明星koX高中生郝眉

这个文的脑洞..来自于自己的亲身经历..
文中的某一段就是那段记忆犹新的经历..
那段..让我嘲笑了自己四年的经历...
下面正文开始!
————————————————————
   ko觉得,自己有个假老板。
 原因是,这一次的演唱会,老板居然安排了个ko穿女装和男伴舞跳性感舞蹈的小剧场......

 难道就因为...自己上周发了篇疑似表白某人的微博然后引起大新闻...?

 ko憋了憋卡在喉咙的一口老血,望向老板的眼神简直可以吓死一只黑魔仙。而缺心眼儿的老板这回却异常坚定,摆摆手嚷嚷着没得商量。
 ko想,改天他得孝敬老板一盘正宗意大利面。

 郝眉觉得,自己有个假老妈。
  原因是,缺心眼儿的老妈竟然将他忍痛买下来的演唱会DVD连盒带盘地就送给小区门卫大爷的孙女了...

 难道就因为...郝妈盼着早点把儿子嫁(?)出去让儿子去相亲然后郝眉拒绝了并义正言辞地表明心里已经有男人了...?

 郝眉只好厚着脸皮敲开小女孩的家门,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挺不要脸地将DVD要了回来。
 郝眉热泪盈眶地捧着DVD的盒子亲了又亲。

 晚上,好学生郝眉同学端坐在书桌前,正正经经地摊开一本贼厚的数学练习册,拿出一支0.5mm的黑色签字笔和草稿纸摆好,然后开始看演唱会......

 电脑前的郝眉同学看着屏幕里的ko男神帅炸的表演,激动地嗷嗷乱叫。
 过了一会儿,屏幕中的舞台灯随着音乐突然亮起,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美女赫然出现在舞台中央。
   “她”抬起脸,剑眉星目,眼中尽是冷漠和不屑,一张轮廓分明并写着生人勿近的脸上诱惑艳红的嘴唇张张合合,偶尔勾起的唇角简直摄人心魄。“她”长发披肩,穿着开叉的粉色豹纹紧身裙,抬起的手臂有紧实的肌肉线条,散发着浓浓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等...等等!!!
 郝眉看得眼神都直了,小腰板一下子挺起。
 这不是...我的ko男神吗?!?!!!!!??!!
 
 郝眉死死盯着屏幕里板着张脸却柔软妖娆地和黑衣男伴舞贴身热舞的身影,身体竟开始发热,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他抿了抿唇,喉结上下滚动。
   “完了...”郝眉瞪着眼睛“我弯了...”小眼神却一刻也离不开屏幕里的人。
   他记得,当初喜欢ko,仅仅是因为喜欢他的声音,他长啥样其实于郝眉而言没多大关系。然而现在,郝眉看着ko的脸,身体,他居然有种春心荡漾的羞耻感。
 麻麻,您儿子长大了......
 
 郝眉痴汉状,全然不知有种温热的不明液体正从鼻孔里顺流而下。

 舞台上的ko跳到最后不耐烦了,在音乐结尾处猛的撕开了胸前的衣服。

 郝眉呆了,随手在人中上一抹,还没来得及看清手背上的猩红,突然猝不及防地鼻子一痒...
 “啊——啊——qiu!!”
 “噗——”鼻血喷涌而出...
 郝眉彻底石化了......他的数学练习册上,他今晚的那一页作业上铺满了斑斑点点的红色血迹,还是呈喷射状的......
 
 次日,数学科年轻的于老师大手一挥“啪”翻开郝眉的数学作业,差点吓出梗塞,于是赶紧叫来郝眉问话
 “郝眉啊,最近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啊老师”
 “那你的作业...”
 “额...我只是...老师(突然正经),是不是兄弟!”
 “......”
 “老于...”
 “......(你小子改口还挺快)”
 “我觉得...我恋爱了。”
 年轻的于老师受到暴击。

 “咳咳..哦,男的女的(?)”
 “这还用问?!老于我鄙视你👎”
 “......”

 “当然是男的啊!”

 年轻的于老师受到一万点暴击。
————————————————————
有空也许会更个小前传~

我不会说看演唱会然后喷鼻血在作业上那段就是我的真实经历的,我!不!会!

愣了一下在最后一秒截了图
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 ॑* )官方搞事情